孙伯民:聚焦超声的最大应用前景是精神疾病

发布日期:2024-03-08 04:14    点击次数:61

  经济观察报记者瞿依贤实习记者吴叶艳经济观察报:神经调控的技术手段是如何往前变化和发展的?

  孙伯民:第一代是射频毁损,传统的毁损手术是有创伤的,它最大的风险是出血,一旦出现并发症就不可逆,专业说法就是毁损灶将终身存在。

  第二代是脑起搏器(DBS),这是微创手术,因为用的是电刺激,不大会产生永久性的并发症,虽然有出血风险,但风险相对较小。

  第三代是最新的磁波刀技术,我们也叫聚焦超声,这是准无创或无创的,不用开颅、不用手术、不用麻醉,特别安全。但聚焦超声也有缺点,如果患者颅骨密度不够高,超声进去之后超声波很难聚焦,形成治疗效果。

  经济观察报:你和团队用“磁波刀”做了多少病例?以什么类型为主?有什么观察?

  孙伯民:我们瑞金医院功能神经外科团队在有创和微创神经调控做到了国际领先,接下来希望把最先进的无创神经调控(聚集超声)迅速发展起来,为患者提供更多治疗选择。

  我们团队从2022年11月开始,到目前为止已经用聚集超声治疗了150多个患者,从年治疗量和治疗病种来说已经是国际领先了。

  印象最深的是,我们用聚集超声治疗了三个神经性厌食症患者。神经性厌食症的手术干预是我们团队在2004、2005年率先开始的。我们最初用的是毁损,后来用脑起搏器,再加上聚集超声治疗,一共治疗了400多位神经性厌食症患者。

  神经性厌食有一些很严重的病例,由于病人自身的凝血功能太差无法进行有创手术,也很难改善身体条件达到手术条件。聚焦超声不用开颅手术,因此是唯一可以拯救这类病人的新治疗。

  经济观察报:“磁波刀”治疗抑郁症做了多少例?效果如何?

  孙伯民:我们做了40多例,完全治愈、恢复到跟正常人一样的有两三成,其他大多数都有不同程度的好转。由于难治性抑郁症的治疗非常难,因此还是有极少数病人对聚集超声治疗无效。

  经济观察报:聚焦超声的治疗有什么副作用?

  孙伯民:我们观察到,因为聚焦超声给的能量大、治疗时间长,一些颅骨密度比较低的病人,需要给高能量的超声波,头皮肿胀比较明显,但一般几天就能恢复。

  严格来说,聚焦超声也会带来“毁损”,但这不是毁损灶,只是治疗痕迹,绝大多数情况下,6个月以后就观察不到痕迹了。

  经济观察报:聚焦超声最大的应用前景是什么领域?

  孙伯民:精神疾病领域。在特发性震颤、帕金森这些疾病的治疗上,脑起搏器和聚焦超声各有优缺点。但是在精神疾病的治疗上,聚焦超声的优点是非常突出的。

  每个精神疾病在脑子里面都有环路,给环路照超声,可以通俗理解为给神经环路一个外在的按摩干预。因为聚焦超声不会造成任何损伤,可以反复治疗,很安全,因此有些病人即使复发也可以反复治疗。




相关资讯